“多谢君上!”

沈烟几人举杯向南越国君方向敬酒。

举杯换盏,觥筹交错,大殿一时热闹非凡。

在观赏舞姬跳舞时,沈烟就注意到了时不时向自己这边投射过来的目光。

?没想到让尘冥这般看重的人,竟然是个这般年轻的女娘,不过,长得倒还不错,也不知道会不会答应尘冥请求,希望答应吧,尘冥时日不多了,这天下……?

后面的话沈烟还没听清,等再想细听时,就已经听不到了,天下什么?

和她有什么关系?

沈烟眉心越蹙越紧,看来将她请来这里确实不是意外。

如果她的消息无误的话,这南越的国君好像就叫做尘冥!

鼓声轻响,舞姬退场,那名红衣男子走到了沈烟几人面前,先是看向陈苑。

“青岚国最年轻的一任丞相,还真是和传说中的一样,俊逸非凡,朗月清风啊!”

万俟渊眼中含笑看着陈苑。

“过奖过奖!南越国凭一己之力帮南越一缆狂澜的万俟丞相,也如同传闻一样!”

陈苑看着面前这人笑着恭迎。

万俟?

沈烟注意到了这姓氏,姓万俟,难不成和万俟木心有关?

沈烟心里正想着,还没等多久,就有一名婢女恭敬走到沈烟面前,“这位娘子,我们君上有请——”

闻言,沈烟看了过去,只略一思索片刻,就同意了,此次她来这,本就知道这人是奔着她来的,所以也没有很意外,和余思情交代了几句,便淡声道:

“走吧!”

陈苑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蹙眉刚想跟过去问个情况,就被万俟渊拦了下来:“放心吧,君上只是找她商量点事情,不会做什么的。”

听到这话,陈苑才止住了迈出去的脚步,转身看向万俟渊:“君上找她干什么?”

万俟渊不知道沈烟的身份,心下私以为这是陈苑的喜欢的人,忍不住打趣道:“怎么?这么担心啊?没想到一向没什么弱点的青岚丞相也会有这样一面!哈哈哈,这要是给云晟知道了,不得好好拿着这个谋划一番?放心吧,君上又不会吃掉她,只是去谈点事情而已!”

闻言,陈苑眉梢轻挑,端起一杯酒。

见状,万俟渊也自顾自拿起一杯,轻轻和陈苑碰了下,见状,陈苑眼神微闪:“她是我的亲人,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以后这样的话,还是别说了。”

沈烟的年龄看起来较之十年前没有一点变化,但是现在的陈苑也不是当初的小孩了,这样不必要的话,为了以后不惹麻烦,还是少说的好!

“嗯。”万俟渊淡淡应了声,陈苑看向那女子的眼神他还是能分清区别的,那也不是看向恋人应该有的眼神,他只是打趣下而已。

——

“不知君上叫我过来所谓何事?”

自从发生时间线调转的事情之后,沈烟看待这个世界的各种规则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只是不失礼,但也不一定合礼,一切、全凭她自己的舒适来看。

尘冥依旧是在一个屏风后面,沈烟只看见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但却能很明显的看出,那人眼睛处蒙着一条纱布。

房中熏香寮寮,香气宜人,有种让人安逸放松的感觉。

“你名为沈烟?”

嗓音如流水般淌过,酥酥痒痒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酷读小说网【k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农门恶妇有空间》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