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周庆平跟着张管事和另外两个人去取货了。

轻点完货物,双方就完成了交换,周庆平一共分得了四十两。

这些货的进价一共才四两二钱,一转手就多了十倍。

周庆平见事情已经完了,就想和张管事告辞,他叫了一声,不过张管事好像有心事,没听见。

周庆平只好继续喊:“张管事。”

“哎,哎,怎么了,庆平。”,张管事猛然回神。

“我说我先告辞了。”,周庆平对他说。

“哦哦,那你路上注意安全。”,说完,张管事又陷入了沉思。

周庆平因为身上有这么多银子,就准备赶紧回家。

为了早点到家,周庆平特意做了牛车。

回到家的时候,秀文还没有做晚饭,此时太阳才刚准备下山。

秀文见周庆平兴冲冲的回来,便问他:“有什么好事啊?”

周庆平连忙把她拉进房间,又把房间里的雪团赶出来看家。

周庆平这才把怀里的银钱拿出来。

秀文看见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指着问:“这,这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啊?”

周庆平看了一眼秀文就知道她又在脑子里瞎想,只能好声好气的对她解释说:“你还记得我去西北的时候,你给的那五两银子吗?我用那钱买了一些东西,然后又人出银子买了,这就是卖来的钱。”

周庆平告诉过秀文,他用那五两银子买了些西北特产,但是秀文没想到居然可以赚这么多的钱,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再怎么不相信,钱也已经到手了,秀文只能怀着激动的心,用颤抖的手把钱给继续藏到小箱子里了。

见秀文这样,周庆平便轻揽过她的腰,看着她的眼睛说:“以后,我会挣越来越多的钱,你相信我。”

秀文见周庆平一副认真的模样,也点了点头,表示相信他。

晚上的时候,秀文又把那些钱拿出来一个一个的数。

“太好了,现在一共是八十九两银子,咱家也能称作村里的富户了。”,秀文高兴的合不拢嘴。

周庆平就在旁边听着秀文讲话,看天色越来越晚,他才打断秀文,“好了,快睡吧,不然明天,娘来的时候,我们还睡着呢。”

秀文这才恋恋不舍的准备睡觉。

周庆平让秀文睡这么早,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明天他还要早起出门,这次出门,他给秀文说是去刘府交接事情。秀文相信了。

听见村子里鸡叫的时候,周庆平就就已经醒了。

他推了推身旁的秀文,见她挣开朦胧的眼睛,就小声对她说:“现在我就要走了,醒来没见到我没事。”

秀文胡乱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闭上了眼睛睡觉。

周庆平看见秀文这幅模样,不仅小声的笑了出来。

他随意做了点饭,吃完又去了县里。

今天,他去县里就是要找一个人,昨天见到的县丞家的小公子。

他准备利用县丞家的公子来教训一个人,就是王大郎。

据周庆平所知,这位县丞家的公子和王大郎一样都喜欢赌,所以这次周庆平去的地方就是县里最大的赌坊。

周庆平走进赌坊就看见县丞家的公子在桌上准备开赌了。

现在,他要找另一个主人公,王大郎。

周庆平这几天在村里有意无意的打听过,他们说这些天王大郎没回过家。

以王大郎的性子,不回家,那就只能在赌坊,而哪个赌坊来人最多呢?那不就只有县里最大的赌坊了吗。

周庆平扫了一圈赌坊的大厅,终于在一个角落的发现了王大郎。

王大郎此时正在跟着赌,周庆平在他后面假装看他赌,手则是暗地里把王大郎钱袋子里的钱偷拿出来,赌坊所有人都是看着赌桌,于是没人瞧见这一幕。

偷拿完钱后,周庆平隐晦的看了一眼正在往这边走的小公子,在这位小公子经过他们这处时,周庆平拍了拍王大郎的肩膀,压低声音,“兄弟,我看见有人偷你钱,就是那个穿白衣服的男人。”

周庆平指向县丞家的公子。

王大郎本来输了钱就难受,听见周庆平说的话,一摸自己的钱袋子,果然钱没了,他立马被怒气给燃烧了。

他跑到小公子面前,拉住他,然后挥拳,“你敢偷我的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酷读小说网【k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古代的平淡生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