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嫣脚步一顿,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愕然地发现对方竟是沈篁。她克制住想要飞奔过去的冲动,回头看向身侧的薛淮:“你胆子也太大了,他这张脸在宫里可不是生面孔。”

薛淮抿唇一笑:“我知道,所以我才选在这个地方。别担心,这一路的人我都已经打点好了,不会有问题。”

薛淮办事她从没有不放心的,不动声色的呼出一口长气,她径直朝着沈篁走过去。

沈篁身姿笔挺,站在那里好似悬崖上的青松,他今日身着武将官服,绯色的官服上嵌着豹子补,这是四品武官服制。哪怕是不言不动,也透出几分威严的气质。

姜嫣带着疑惑走到沈篁面前,满怀欣喜的打量着他:“许久不见,兄长近来可好?”

沈篁微微抬起双臂,将整个身子呈现在姜嫣面前,微笑着说道:“你瞧呢?”

姜嫣笑着一点头:“瞧着是不错,不过你这身装扮……”

沈篁连忙端正了姿态,躬身冲姜嫣行了个礼:“微臣京卫指挥使司指挥佥事——沈确,见过靖妃娘娘。”

“沈确?”姜嫣一抬眉毛。

沈篁直起身子:“上次见面匆忙,有关我的事情来不及与你说清楚。你可还记得当年玄策军中曾有一位叫程韫之的人吗?”

姜嫣顺势回忆片刻:“好像曾是伯父身边的一位副将。”

沈篁一点头:“正是,他当年因为腿疾不得已离开军中养伤,痊愈后被派做他职,如今他是京卫指挥使司指挥使。我父亲当年救过他的命,他感念当初的恩情,不忍玄策军背负莫须有的罪名,这几年一直帮我隐藏身份,替我伪了假名改叫沈确,同时配合我谋划翻案。”

姜嫣轻轻“嗯”了一声,若有所思的说道:“程大人的确是忠义之人,只是京中几个要职上的官员我都有印象,我记得指挥使应该叫程洵才是。”说着,侧头看向身侧的薛淮:“我没记错吧?”

薛淮双臂环抱在胸前:“没错,是叫程洵,我两日前刚见过他。”

沈篁解释道:“当年玄策军旧部遭遇清算的时候,他为了避祸,在户籍上改了名字。”

姜嫣心中了然:“原来如此。京卫指挥使司负责拱卫京师,这可是个极显眼的衙门,你在这样的衙门里不危险吗?”

沈篁抬手在身前一比,一边引着姜嫣走向凉亭,一边柔声开了口:“倒也还好,太过出风头的事情我通常是不出面的。”

姜嫣溜着眼角瞥他:“你不出风头,倒是敢进宫来见我,我刚才看见你差点没给吓死。”

沈篁倒是浑不在意,他笑着缓步往前走:“有掌印大人罩着,我不怕。”

姜嫣一听这话当即瞪了他一眼:“还是小心些吧,现在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少给他惹些麻烦。”

怎么就这般护着薛淮?为了护他连自己这个哥哥也可以不见?

沈篁诧异地一拧眉毛,回头瞟了薛淮一眼。薛淮虽然绷着脸,但唇角的笑意几乎快要压制不住,显然是心中得意。摇着头叹了口气,他轻声说道:“罢了罢了,也就这么一回,我今天入宫并非只和你叙旧,更是有要紧的事与你说。”他在凉亭前的阴影中下停住脚步,从袖口里取出一本奏章。

姜嫣接过来瞧了一眼,发现里面写个十来个人名:“这是什么?”

沈篁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而问道:“你如今已经开始替皇上出面摄政,可有想过之后的打算?”

姜嫣垂下手臂,目光看向阳光下的淋漓碧波:“当年的事牵累了太多人,许多人无辜蒙冤,我会慢慢替他们平反,尽快把他们调回京中。”

沈篁背过手,深以为然的一点头:“若要彻底洗清玄策军与我们沈家的污名,光靠我们几人远远不够,还得有更多人的支持,尤其是……尤其是废太子的老师。”

姜嫣抬头看向沈篁。她知道沈篁所说之人是当年那位赫赫有名的章毓,章太傅。此人在朝中深耕多年,门生遍布整个朝堂,加之他当年连中三元,文采一流,惊才绝艳,被天下读书人视为楷模。无论是威望还是权势,至今仍无人能出其右。

他从前辅政太子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未来权势滔天的宰辅,玄策惨案发生后,他却成了除沈家之外最大的受害者。高淳原本打算将他赐死,但碍于他在天下读书人心中的威望,改判他流放岭南,终生不得回京。

他当时已年过五十,年迈时深陷这样的处境,当中苦痛不必多提。

姜嫣轻轻一点头:“我明白,只是他的身份敏感,得慢慢来。”

沈篁垂眼看向姜嫣耳垂上的掐丝花鸟耳坠,华贵不假,在阳光下却无比刺目,并不配她洒脱不羁的气质:“另外名册上的名字都是与玄策军有关的旧臣,你平时多留意一下他们。”

“我知道,你放心吧。”

“有你在,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如今你在朝堂上尽力周全,我在朝堂外暗中布局,我们两个同心协力,那些枉死的玄策英魂、还有我沈氏一族一定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我相信那天不会太远。”

姜嫣侧头看向天边,唇边泛起一抹笑意:“哥,你有想过当那一天到来时会是什么样子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酷读小说网【k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黑月光复仇手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