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不会?不会我教你......”

滚烫的呼吸喷洒在耳畔,俞归杳的耳朵红得像滴血一般,她搞不清楚付温忱到底是不是在逗她玩,但此时确实是被激到了,忍不住道:“怎么可能不会!”

“哦,你会?那试试?”付温忱勾着她的脖子,眸子里似乎含着丝丝缕缕的媚意。

对上那样的目光,俞归杳下意识便浑身发热。

她连忙挪开目光,又猛地弯下腰,捡起地上的衣服,顺便一把将对方打横抱起。

付温忱一时没反应过来,紧紧地抱着她的脖子,俞归杳的手臂很有力,托在她的腋下和腿弯处,让她勾起唇,软声道:“你这么着急?”

“哪里?只是......”俞归杳迅速抱着她走下楼梯,整张脸被她逗得绯红,慌张道:“只是趁着我外婆不在,我们赶紧洗漱完离开,别被她看到你了......”

“哦?是吗?”付温忱忍不住伸手将她额角的碎发撩至耳后,看着她那副害羞又慌张的样子,心跳不断加快。

她觉得她好可爱。

心动之余,她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随着‘啵’的一声,俞归杳当场就懵了。

那样温软的触感,滚烫的呼吸喷洒在脸颊上,她的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睫毛微颤,对上付温忱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声音都嘶哑了:“你......老板......”

“这是另外的价钱。”

她下意识用钱来掩盖心脏的疯狂跳动,却没曾想付温忱竟笑了,随即又凑过来,用脸颊轻轻贴着她的脸颊,像撒娇一样,轻轻蹭了蹭,在她耳边轻声问她:“好啊,那亲一下多少钱?”

“一千块一下?”

“如果是深吻呢?五千?”

她的声音又低又软,又笑道:“如果是这样,我要半个小时的......”

真是有钱。

俞归杳被她说得羞耻得要命,虽说她确实是为了钱才默认两人可以试一试交往,但她没想到,付温忱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不停地逗她。

她红着脸,喉部滚动着,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就犟道:“那你可能要晕过去......”

说这话的时候,她已经走进了洗手间,又将付温忱放到洗手台上。

付温忱不愿意松开她的脖子,竟又亲了她一下,眸子里浮现些许傲气,朝她笑:“尽管试试?”

对上她的目光,俞归杳感觉自己快要烧了起来,后背全是汗。

她连忙松开她,又拿了牙刷牙膏递给她,转移话题:“你和你喜欢的人也这样?”

这话题算是踢到了铁板上,终止了所有暧昧的氛围。

付温忱咬紧牙关,被她不开窍的态度气死了。

提什么不好偏偏提起喜欢的人,这问题要是她答不好俞归杳肯定会觉得她轻浮,毕竟两人只认识短短的一天,她却又要抱又要亲。

可是她根本忍不住......

她要是能忍住,也不至于这么快向她告白,也不会用金钱诱惑她。

付温忱的眸子里逐渐浮现泪光,微微垂下了眸子。

看到她这样,俞归杳顿时心里一慌,想起她昨晚第一次穿成付清渡的时候。

大概付温忱本身就是这种会对喜欢的人撒娇的性子,甚至亲亲抱抱也再正常不过。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酷读小说网【k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失忆后疯美影后听到我心声》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