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刃划落之前,他听到轻轻一声。

“哥……哥哥,我渴。”

她这样说道。

她叫的是哥哥,不是大师兄。所以是在叫他。不是旁人。

殷阳微微迟疑片刻,缓缓匕首笼回袖中。

他想,喂她一口水,再杀也来得及的。

这样想着,他便将少女放回床沿,去倒了一杯水。他拿着一只白瓷杯,一手扶起她,一手用杯子喂她水。

她苍白的嘴唇咬上了瓷白的杯口,咕嘟咕嘟把水全喝了下去。

接着将头枕在他胸口,用他的衣襟拭去唇上的水渍。

他用手抱着她,任由她蹭。

大昊的奸细又来找殷阳,催促他快些刺杀龙芸,莫错过这良机。可是殷阳始终犹犹豫豫。杀了又怎样呢?杀了就又换一个王。反正不会是他,他太弱了。

龙芸的伤,终于慢慢好了起来。

她不再像之前那样喜怒无常。不再凶他,也不再打他。也不再叫他大师兄。

她对他客客气气的,叫他哥哥。也没有过分逾礼的举止。

身体一复原,龙芸就着手整顿兵马。

准备整整一年后,龙芸正式反攻,并在这一年的冬月打下宣化。这一次她终于如愿了。宣化的女将军人头落地,幽州卫踏平冀州。

龙芸乘胜追击,朝西一路打到朔州。本以为可以长驱直入,没想到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那是大昊朔州前州牧颜国焘的地界,守军亦多是颜家军的旧部。殷阳虽然不通戎务,却也知道颜国焘大名鼎鼎,当年曾斩杀公孙烈手下健将。

幽州卫在朔州遭遇截击。那一战打得又十分艰苦。颜氏旧部视死如归。他们的军师,据说是个缺了一只脚的残废,平素只能坐在轮椅上。

可是那缺脚的军师十分可怕。即使是在大都也能听到他的故事。前线战场的事迹越传越神。传说颜氏旧部个个会妖法,在战场上以一当百。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夺走幽州军的所有料草。又使出妖术,火烧了幽州人的阵营。还有可怕的金色灵鹫,在他们头顶盘旋,发出一声声尖厉的鸣叫,令他们闻风丧胆。

退兵前的最后一场大战,那军师使出了可怕的妖法。侥幸生还的人说,他们说远远看到一座泰山从天而降,直接压下来,把战场上的军士和马匹活活压死。

龙芸亲手杀掉了那个军师。可是代价十分惨重。幽州卫主力损耗过半,再也无力向西挺进。

朝中早就有长老进谏,道:“大昊上有忠臣,未可硬攻。”

龙芸不听劝阻,一意孤行。虽然短暂地拿下了朔州,可兵马折损太重,无力守卫城池,只得班师回朝。

龙芸自己又受了重伤。她的胸口挨了一记钝器。诊治的医师说,幸好不是一柄剑,要不就被洞穿了。

这一记打得有点偏。若是再往左边挪上一挪,心脉俱断,便没有活路了。

不管怎样,龙芸还是顽强地活了下来。像以往的每一次。

龙芸昏迷不醒,醒时神志不清。殷阳伴在她左右,像一个尽心尽责的男宠。

夜晚她总是很害怕。于是他也陪在她身边。半夜听她说梦话,听她哭,听她叫别人的名字。

夏天打雷的雨夜,她缩在床角勾成一团瑟瑟发抖。

殷阳过去,搂住她,对她说:“我在这里。你不要害怕。”

龙芸说:“我没想杀你的,师兄,我没想杀你。是你逼我的。”

殷阳说:“不怪你。一定是你的师兄太坏了。”

龙芸说:“我也没想这样,可是,可是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