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酷读小说网】地址:kuduxs.com

刚才齐氏跟自己的女儿也告别了,在房内拉着女儿的手哭了一通,也不说什么,就是掉眼泪。把林轻笑的心儿都哭软了。

“娘走了,你要好好的。”

“娘,你要去哪?”

齐氏也不说,就是抹眼泪,姿态弄得相当足,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林轻笑也察觉一丝不对,——娘亲这一离开,似是不会再回来了。

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听说女儿要跟自己走,齐氏“士气大涨”,看向林瑜,希望有一个回旋的余地。

林瑜没什么表情。后面的几个女儿也跟了出来,看着眼前这一幕。

“笑儿啊——”齐氏还要哭。

江入年道:“你不是急吗,快点出发吧。”

林轻笑哭着看向林瑜,跪倒在地,“爹——”

林瑜心中忒的无语,“你娘回去有事,别碍事。”听他这样一说,一旁的林轻仪就来拉人,“二妹,快起来吧。”

齐氏还想再说,但看了眼江入年的表情,似乎她再不走,就要把一切都抖落出去,悻悻然地拿着包袱往外去。

林轻笑看了眼这边,又看了那边,她有种感觉,小娘这一去估计就不会回来了。

感觉太强烈了。

可舍不得娘亲,又舍不得爹爹哥哥,和几个姐妹。——四人经过这些日子的上课,感情深了不少;虽说她跟林轻芸还有吵架,但两人之间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明明清明还是好好的,不,不对,清明的时候,小娘便没和他们一起,那时就已经不对劲了吧。

其实,真的分开,不是如她所愿吗?可她就是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分开。

来不及想太多,她便冲出了门外,“小娘……”

齐氏看到女儿跟出去,心中暗暗窃喜,——有女儿在,她就还有机会。她感激地搂住女儿的肩膀,哭道:“……笑儿啊,只有你还在意我。”

林轻笑一听母亲这样说,更确定了。爹是真的要赶小娘走了,只是为什么呢。

两个人离开林家,齐氏怕被人看到,挑了条小路走。没走太远,后面又有人追上来,齐氏刚高兴呢,再一看,是那个大丫头林轻仪。

林轻笑看到是自己的大姐姐,眼就红了。

两姐妹说话,齐氏到一边。林轻仪给轻笑拿了换洗的衣物和披风,和一些早上做好的糕点,和平日姑娘要出门用的帷帽。

“若是要坐船,天冷,你记得穿厚些,回来可别得伤寒啊。”林轻仪只当林轻笑还要回来的。

林轻仪的眼圈都红了,“大姐姐……”

看她哭了,林轻仪伸手擦擦妹妹的泪,“哭什么呀,还回来的嘛。”

“我走了,那林轻芸很高兴吧。”到如此,她还想着,她走了三妹妹却要得意坏了。

林轻仪笑着摇头:“怎么会呢。刚才还是她还在旁帮我收拾呢。这糕点也是她想到的。”

“许是她想吃吧。”话是这样说,心中已经有些感动了。

但再如何,也该走了。姐妹分别,林轻仪看两人上了船。

说是回家,可齐小娘的家到底在哪呢。

……

林轻仪去追赶轻笑的时候,林思泽找到江入年,

“大娘,小娘为什么要走?”

江入年抬眉看自己的庶子,他跟齐氏一点也不像,性情反倒跟她挺像的,说出去是她的儿子也有人信。

他来问,说明他根本就不信刚才他们说的话。

“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齐氏的事情,在林思泽还小的时候,可以当没发生过,长大了,不知道也难。齐氏身为江氏的丫鬟,在江氏怀有身孕的时候就跟主家老爷有了他。

他的出生是那么罪恶。

也难怪江氏后面会跟齐氏斗得那么凶,换个女人都受不了。

江入年慢条斯理地把那日摘的杨树叶捣碎,待会儿要把这些拿去染米饭,染成后米饭会变得绿油油的,是谓“青精饭”,这是清明家家户户都要吃的。

她入乡随俗,也跟着做了。

她边捣边说:“你娘外面有人,如果思清没问,你也别说。”

林思泽冷漠地颔首,转身出去了。

他回了书房,看到桌上在背的书,还有书法,那一阕天道酬勤还很讽刺地挂在那里。就算自己再努力,官至一品,脊梁骨上也将刻上有一个□□的母亲。

林思泽追求完美,断然不能接受这个;但却无法摆脱这种痛苦的情绪,只能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九品官的养家日常(科举)》转载请注明来源:酷读小说网ku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