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修仙进行中》转载请注明来源:酷读小说网kuduxs.com

梦魇独角兽用尽全身力气微抬起头,吐出一口灰蒙蒙的气体,气体眨眼间便笼罩着众人。

“小心!”

“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众人根本没有反应时间,瞬息间便被笼罩进一片黑暗之中。

温以初被灰雾笼罩睁眼便发现什么也看不见,修士的视野极好,在黑暗中视物不受影响,可眼前却好似是一片虚无。

倏然眼前一变,她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山林之中,她观察着此处,山林的树木稀稀疏疏地落着,不远处一条清溪哗啦啦地流着,树木顶端落着几只歇脚的翠鸟,怡然自得地唱着歌。

温以初双眼一片茫然,她不记得自己是谁,又发生了什么,为何在此处。她敲了敲脑袋,可什么也不想起来。

忽地,翠鸟四处飞散,她本能地察觉这山林中闯入了两路人马,在前方的两人似乎在逃命,步伐飞快地向着温以初而来。

待温以初看清二人面貌,瞳孔一缩,神识一阵绞痛,她弯着腰揉着疼痛难忍的脑袋,体内的天启石感应到的她痛苦,注入一股犹如清泉的力量到她的神识之中,疼痛顿时缓解过来。

她想起来了,这是她的父母。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她遇到奇遇来到此处,正好碰到父母了?

“父亲!母亲!”

温以初大声呼唤着父母,父母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待温以初多想,父母已经来至她的身前。温以初双眼眷恋地看着和记忆中没有丝毫变化的父母的面容。

父亲,母亲,从前都是你们保护我,这次由我来保护你们!

“谁敢欺我父母!”她轻喝一声,挡在父母身前,聚拢灵力使出断魂戟攻向追击父母的敌人。

可是她的攻击犹如打在虚无之中,没有掀起一点波澜,更让她惊异的是,那群人直直地穿过她的身体,她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身体,完好如初,怎么会这样?

父母的身影也已走远,连那群追击父母的人身影也快见不到了,她顾不得思考,急急忙忙地跟上。

一路走过的地方越来越让她感觉似曾相识,直到一处断崖处,他们都停了下来。

温以初看向断崖处,眼皮一跳,灭神崖!这里是灭神崖!

“温家主,交出天启石吧。”带头的断眉男人对着已经逃至绝路的二人说道。

“温家主,交出来我们或许还能饶你们夫妇一命。”

“呵呵呵,识相的快交出天启石,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哈哈哈哈,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不交出天启石也没有命享了。”

随着消瘦阴狠的男人话落,这群人一阵“哈哈哈”地大笑,似在嘲笑犹如困兽的温如实与蓝岚二人。

温以初双眼通红,这群人其中有不少都是平常自诩正道人士的人,如今却为了一个没人能说得清楚的机缘不择手段,真是可笑。

可她此刻什么也做不了,她双拳紧握,双眼愤怒地看着眼前这些人。

“咳咳——天启石只有一块,可是你们有这么多人,交出来我该给谁呢。”温如实扶着蓝岚声音虚弱地说道。

温以初注意到母亲受伤了,想上前搀扶母亲,手中却掠过一片空气,什么也没有抓住。她心中焦急,母亲伤重,父亲也俨然受伤不轻,这可如何是好!

“别白费心思挑拨离间了,这个不是你该操心的。”

断眉男人不屑道。其他人没有出声,可是听到此话心中被挑起了贪婪的欲望,看向其他人之间充满了防备,一时间气氛安静诡异。

利益是把双刃剑,利益目标一致时会让人团结一致,利益目标有分歧会让人反目成仇。

断眉男人见情形不妙,果断朝着二人出手:“废话少说,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如今他们已是插翅难逃,还同他们废什么话,上啊。”

其他人见状也争先恐后地朝二人出手,只是都留着余力防备着他人,宝物近在眼前,难保没有人想先排除劲敌抢先下黑手。

温如实脸色一变,将蓝岚挡在身后,边战边退,可他一人难敌众人,很快便退至崖边。

温以初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又帮不上忙,心中渐渐升起无力之感。

“哈哈哈,再退可就掉下去了,你们不想想那如天之骄子的女儿,难道就要这样抛下她?”断眉男人恶毒地说道。

温以初听见他向父母提到自己,急切地看向父母,父母是如何想的呢?有想过自己才六岁吗?要这样抛下自己吗?

温以初看见在她记忆中一直是顶天立地的父亲,从来没有流过泪的父亲,望着她的方向,似透过这片虚无看见了她。

父亲眼角滴落一颗清泪:“小以初,对不起,父母以后可能不能在你身边陪伴了,你自己一个人要好好地,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坚强地活下去,别再动不动哭鼻子了。”

蓝岚倚靠在丈夫身上,两行清泪落下,虚弱地用指尖刺着手掌,这才聚起一点气力费力地说道:“对不起了,小以初,父母无法像其他父母陪伴着自己的宝贝长大成人了,对不起,母亲不奢求你的原谅,唯望你能安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蓥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酷读小说网ku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