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澈想说抽根烟缓缓,但想到陆晏辞早都因为温阮清戒烟了,便把兜里的烟又往深塞了塞,

“嫂子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

说出来的话,他自己都觉得苍白。

别的不说,看看这抢救时间,再看看立在那儿,耷拉着脑袋的保镖身上的血,他都不敢想,温阮清要真……

面前这位陆九爷,会成什么样子。

俩保镖垂着脑袋,“对不起九爷。”

陆晏辞喉间发紧,一眼就看到了保镖身上的血,刺眼又刺心,

“不是让你们贴身保护,梁珊怎么会在更衣室埋伏?”

“梁珊易容成了护工,在医院藏了有些日子了,这段时间没有任何异样,从监控上看,她是早上十点多进的更衣室,再没出来过,直到……是我们疏忽了,全凭九爷处置。”

这份差事,比他们以往执行的任何一样都要简单,却也比任何一样都要难。

就保护人这么简单的事,还没做好,实在有愧。

陆晏辞低垂着眉眼,没说话,只从保镖手里接过了电脑。

监控已经截取到了笔记本电脑上,包括在医院走廊和家属那段也一同剪进去了。

短短几分钟,好好一个人,进房间前还笑着给一旁的护士打招呼,再出来的时候,白大褂上满身都是血,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被推着出去了。

监控视频在场一行人都看过了,江慕言不忍心,从男人手里抽走笔记本电脑,

“梁珊暂时让人控制起来了,但对更衣室那几分钟……只字不提。”

陆晏辞全身血液倒流,心口像针扎一样,一下又一下的痛,后槽牙都咬紧了,

“那就想办法让她开口。”

“人还留吗?”

陆晏辞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脑子里都是小姑娘满身是血的模样,闭眼缓了好一会儿,“先留着。”

温阮清还在里面抢救,他就当是在给她积德,暂且留着那条狗命。

人就是这么奇怪。

他从不信奉这些,但到了这会儿,最先进的医疗设备,最顶尖的医护人员都在里面了,他能做的,好像有限到只能默默在心里祈福。

江慕言一惊,蓦地猜测几许,便没再说话。

陆曼在外面的椅子上坐着,‘哇’的一声再度哭了出来,

“都怪我,我要是不和那夫妻俩吵架,那女人就不会泼我水,嫂嫂也就不会因为帮我挡水,湿了衣服去更衣室了,怎么办,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抢救过来……”

陆晏辞冷声瞪过去,“闭嘴。”

倘若是平时,陆晏辞冷声训斥陆曼,老爷子定会维护一二,但现在,拄着拐杖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圈人本就等的心急,听她这么一哭,心里更躁了。

苏念禾红着眼眶,已经偷偷哭过几回了,

“好了,安静点,你再这么哭下去,你大哥还怎么撑得住。”

陆曼闻言闭了嘴,紧咬着下嘴唇,一抽一抽的直掉眼泪。

陆听澜走过去,扶了扶自己儿子的肩膀,

“背直起来,亲家待会儿就到了,你这驮着背一蹶不振的,温老爷子看了怎么受得住,阮阮那么善良,肯定会没事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酷读小说网【k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趁他醉,哄他睡!美人撩到你心醉》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