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腰捡月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酷读小说网ku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魇妖擅长设置各种五花八门的障法,贺兰阙所言,便是说明他眼中所见,并非净心灯。

那是什么?

贺兰阙手中放出法刃,弯月形的武器在空中快速转动,残影看起来像一个正圆,映出少年眼底杀意。

“在这等着。”

“等等!”菩兰悠一把拉住他,“小心些,别逞能,打不过了记得要跑啊。”医者本能,菩兰悠向来惜命,可贺兰阙素来进攻不讲究打法,菩兰悠着实担心他把小命交代在这。

少年望着她,一遍遍端详她眼中情绪。

是担心。

死水般的心脏微微跳动,那感觉陌生,妖瞳光芒变亮,似有浅浅的欢喜在他眼中流转,不待菩兰悠去寻,少年便一步踏起,只留下一句,“知道了。”

-

天空中,一条巨大的鱼身用力摆动着,他的身体周围长了一圈触手,每一条触手上又密密麻麻的长着许多吸盘,正微微翕动,流出恶臭难闻的液体。

魇妖终于露出了他的真身。

贺兰阙持刃而立,那魇妖发出桀桀笑声,声音粘腻,“哈哈哈!有趣,你到底是妖还是神?”

他一早便看出,这少年体内有两股力量存在,然而他将气息隐藏的很好,很难让人摸清底细。

贺兰阙盯着魇妖,如今自己妖力还未恢复完全,他思忖与之硬碰硬有几分胜算。

别逞能。

他忽然想起少女交代的话。

少年唇边泛出笑意,握紧手中法刃,而后心情很好地反问,“你觉得呢?”

那魇妖触手上的吸盘缓缓转动,像眼睛一般闭合开启,齐齐对向贺兰阙额间蛇纹,阴测测道:“你已是妖!”

即便他体内仍有神力,但他根骨早已完全化妖。

贺兰阙动作一顿,他下意识目光望向菩兰悠身处的方向。

距离太远,她自是听不清魇妖的话。

“我能看出你体内神力已经所剩无几,此刻你既已成妖,要这神器,并不是为了涤荡妖气吧?”魇妖漂浮在空中,他的话如同般在贺兰阙耳边响起,尤如平地惊雷。“我方才看到了你的执念。”

魇妖幻术,能窥见人内心执念。

“你想借用神器来毁灭这个世界,对不对?”

贺兰阙目光一沉,他似乎歪了歪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正如同菩兰悠能在魇妖的障法中看到净心灯,贺兰阙看到的,也是他的所求。

魇妖的身体抽动,身体周围的触手缓缓向贺兰阙爬过来,与此同时,贺兰阙面前再次出现了方才他看到的景象。

[天地失色,日月无光,尸横万里,满山草木枯败]

这是他心之所求。

血红的场景仿佛真实发生过,那散发出的红光将贺兰阙眼底染成妖冶的艳色,他笑,一张干干净净的脸上带了些孩子的雀跃来,宛如一个寻常少年,“是,这是我的愿望。”

“不如我们彼此合作,岂不是妙事?”那魇妖声音蛊惑,继续道:“这世人的贪欲永远取之不尽,我只不过是从他们身上摘取了他们并不需要的东西,我何错只有?”

“仙宗道貌岸然,对我们妖族赶尽杀绝,我们为何要坐以待毙?你我联手,我定能助你成为这世间最强大的妖主。”

魇妖的鱼身缓缓向贺兰阙靠近,“你意下如何?”

贺兰阙盯着那粘腻的东西缓缓靠近自己,他最近一段时日和菩兰悠呆在一处,身上沾染着她的味道,是一种很清淡的药香。

尸山都爬过了,什么脏物他没沾染过,如今鼻息里充斥着魇妖身上浓重臭味,贺兰阙第一次觉得,这世上味道竟也能分出个好与不好来。

想起那少女不是嫌脏就是嫌臭......贺兰阙缓缓退后一步,漫不经心道:“你看到了我的愿望,看到我想毁了这世界?”

“是。”

“你说你助我成为妖主......”贺兰阙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可从我的执念里看到了?”

魇妖庞大的身体忽然一顿。

“我从来不想成为什么妖主,更对无尽的力量没有兴趣。”贺兰阙声音不耐,眉眼间一道血红额纹如同一只盘踞的蛇般,嘶嘶吐着信子,“我只是想这世上所有人,都去死。”

“当然,也包括你。”

“在这栖霞镇呆了许久吧。”法刃挥起,刀锋裹挟澎拜妖力攻向魇妖,以极快的速度瞬间砍断它一条触手,睫羽之下,双瞳流露出森冷的光,贺兰阙冷然道:

“那今日,我送你走。”

剧痛袭来,魇妖快速向后退去,他的嘶吼声让海浪翻涌,魇妖暴怒道:“不识好歹!”

与此同时,地面之上,一道金线瞬间攀爬到半空中,而后极快地缠绕在贺兰阙手腕上。

贺兰阙一愣,低头看向礁石上的少女。

其实看不清她面上神色,距离太远,除了手腕连着的这条璀璨的金色蝶线,人影像是一个小点,在巨浪中,细微的仿佛马上就要消失不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