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季风吹拂的港湾》转载请注明来源:酷读小说网kuduxs.com

天元集团总部位于澳城,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市值四百多亿港元,原是做航运起家,如今主营娱乐业与酒店,集团掌舵家族是流着葡系望族后裔血脉的宋家。

在澳城,宋家和魏家并称赌场双雄,宋家这一代话事人宋元被称作小赌王,传言是唯一有资历同赌王魏权家族掰手腕的人。

关于宋元这个人背后的故事,在港澳两城也不是秘事。

八十年代初,他父亲脑中风病逝,留下九十亿资产与摇摇欲坠的商业帝国,当时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宋元出售家族大部分货轮,抵押给汇港银行,得到巨额贷款,随后将这笔钱全部砸进澳城的娱乐建设中。

他将客轮皇家珍珠号改作海上赌场,从深圳、佛山、珠海、香江四地接客到公海消遣,因为形式新颖且能够规避来客一部分税务,直接导致当年赌王名下赌场营收砍半,数亿资金全部流向皇家珍珠号。

不久中东爆发第五次海湾战争,全球油价暴增,航运利润遭受挤兑,全球远洋航运跌入低谷,港澳数位船王宣告破产,宋家因提前布局幸免于难,宋元的能力可见一斑。

八十年代末,宋元大举进入香江传媒行业,先是收购东方报业集团,紧接着入股广播电视公司与恒星娱乐公司,众人传言说他如此热衷于影视,是因为他此前生意有太多见不得光的存在,靠电影业能将钱换到明路上。

无论真相与否,他在港澳商界的确是位风云人物,手段高超胜过大部分富豪子弟。

寻常人想约到宋元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他这个级别的富豪日理万机,而他主动约见盛嘉宜,此事就更加透露着古怪。

甚至于宋元还有一个要求——他只想和盛嘉宜单独见面。

“他还没有结婚。”何希月说,她靠在沙发上,看盛嘉宜对着镜子画眉毛。

何希月出生在台北,最早做过舞女,后来又改做演员,只不过没有演出什么名堂,就干脆转型做制片,紧接着她就进入橙禾青云直上。传言台北聚义会龙头陶勇明是她义兄,她本人又跟赵士荣之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赵氏与三教九流的关系都是她在打理。

赵太太前些年因病去世后,何希月正式进入橙禾集团董事局,同时兼任橙禾娱乐ceo。在名利场中,她一向以雷厉风行与心狠手辣闻名,唯有对她亲自照顾的艺人盛嘉宜无比纵容,无良报纸甚至传过盛嘉宜是何希月私生女这样荒诞的谣言。

不过有一点媒体倒没有猜错,盛嘉宜是何希月的嫡系,她的确将她视若亲女。

“我跟他说,要单独见你可以,但是要保证绝对的隐私和安全,所以他同意让我来选地方……其实话要说回来,宋少算是两岸三地少见的黄金单身汉,我见过他几次,长得很不错,成熟男人的样子。”

盛嘉宜浅浅描了几下,便下眉笔,开始在妆盒里选首饰,黑色绒布上别了一长串各式各样的耳饰。

天边放晴,漏出一缕金线,映照在华彩的珠宝上,粼粼烁烁。

窗外蒙了一层清浅的雾气,依稀可见蔚蓝的海港,维多利亚水深港阔,只要天气晴朗,海水就会呈现出层次分明的色彩,近海是浅绿,远处是沾上墨色的蓝,白色帆船飘在水面,桅杆重重叠叠。

“帮我开一下门andy姐。”盛嘉宜听到敲门声,头也不回对后面喊道。

“知道了,大小姐。”何希月翻了个白眼,起身去开门。

早餐呈在托盘中,由专门的欧仆送上楼,盛嘉宜是女明星,为了保持身材,她几乎不碰高碳水食物。浅木色托盘中放了一杯意大利手冲黑咖啡,一盘切好了的苹果,以及一小盏炖燕窝。

“你可以稍微多吃一些。”何希月打量着盛嘉宜的身材,“太瘦了。”

“该有的有不就可以了。”盛嘉宜不以为意,用银色小勺搅动碗中果冻状的燕窝。

“住在酒店就是这点好,不用自己打理家务,不过你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这几年房价一直在往上涨,要是你早两年购房,现在已经赚了几百万,我过阵子给你安排一个地产中介,趁着最近有空去好一些的楼盘看看。”

“我不买。”盛嘉宜说,“弄几间门面收租倒是可以,对了,你之前说宋少怎么?”

“他还没结婚。”

“为什么三十五岁还不结婚?是不是有什么生理上的问题?”

何希月常常佩服她能用最柔婉的语气讲最讽刺的话,让宋少本人知道估计会气得头晕目眩。

“可能就是不想结婚?他女友没有断过,光是亚洲选美小姐都谈了四五个,但都谈不久,换得很勤快。”

“我以为他们这种人都会联姻。”盛嘉宜抿了一口咖啡,浓郁苦涩的味道让她眉心一皱。

“老钱与老钱联姻,新钱与新钱联姻,他这种两边都不算,就娶名模或者女明星。”

“你想我嫁给他?”盛嘉宜把早餐托盘推到一边,拿起一颗红色玫瑰钻石耳钉在耳边比对。

“女人嘛,都想嫁入豪门,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女人的本能反应,不过先给你打针预防针,我打听过他的背景,他这个人势力颇为复杂,据说除了明面上的女友外,在外面还养了不少情妇......你不会想嫁给这种人吧?”

盛嘉宜浅浅一笑:“我?不给橙禾拍完五十部电影,要赔你一个亿解约费,我怎么嫁?”

赵士荣不是大善人,签下她给她最好的资源再放她离开,盛嘉宜这样的经纪约在香江娱乐圈并不少见,甚至于比她更加恶劣的多得是,上到星光璀璨的巨星下到籍籍无名的演员都被各种不平等条款束缚,看似风光无限,不过是他人眼中的赚钱机器。

“你未必拿不出一个亿,他更不可能拿不出一个亿。”何希月觑着她的表情,见她毫无反应,才松了一口气,“好了,你是个乖孩子,记得不要在外面呆太晚。”

“知道了。”盛嘉宜起身去拿包。

她穿了件蓝色针织打底,露出骨感的肩头与漂亮的锁骨,深蓝阔腿牛仔裤将原就修长的双腿视觉上再拉长一截。

长发高高扎了个马尾在脑后,长度恰到腰上一截。

脸上没有明艳的色彩——盛嘉宜化妆通常三步,打底,描眉,选口红颜色。

她知道自己很漂亮,更知道自己怎么样最好看,所以从来不会施加不必要的累赘在身上。

她随手从柜中取出一只黑金手袋,引得何希月侧目:“难得见你背这么平价的包出门。”

上千的手袋也并不便宜,但对动辄豪迈购置爱马仕的盛嘉宜来说实属在衣柜垫底的存在。

盛嘉宜已经走到门口,闻言回头,轻哼了一声:“没必要。”

明星出行总是件让人头疼的事情,酒店车库门口常年蹲守几个狗仔,关注盛嘉宜有没有外出行程。

常坐的轿车不能用,只能由宋元那边安排司机过来接她,她下楼时,黑色轿车已经准时停在车库中,前后两辆,俱是同款车型。

——宝马vr7定制防弹车,可以抵抗穿|甲|弹和小型手榴弹的攻击。

盛嘉宜盯着那辆车看了好一会儿,直到车窗缓缓降下,司机上前为盛嘉宜拉开车门,后排俨然安坐一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岐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酷读小说网ku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5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