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照顾陈渡的人到的很快。

苏在景买完退烧贴回来没多久,就到了。

本以为来的会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再不济也是父母两边的亲戚。

但没想到,来的是陈渡母亲在国内的助理。

两人在病房外沟通交接了几分钟,苏在景跟傅哲就告辞了。

病房区的走廊空旷无人,二人脚步声几乎重叠,顺着指示牌找到电梯。

苏在景往前多走了一步,按下下行的按钮。

而后退回到跟傅哲同一条线上。

苏在景往旁边微微挪了一步,低头摆弄手机,用余光看身边的傅哲。双手插兜,随意站着,眼睛微阖,像是在闭目养神。

似是感受到她的目光,男人动了动,不一会右手从兜里拿了出来。

似乎还握着东西。

忽而,一把带着黑雪松味的钥匙在空中划了道抛物线,苏在景下意识伸手接住。

不明所以的看向傅哲。

此时,电梯到达,厚重的门缓缓向两边打开。里面空无一人,傅哲率先抬腿进去。

用手抵着门,抬眼看她,无声催促。

苏在景愣了几秒,攥着车钥匙,紧跟着进去。

医院电梯很大,苏在景进去后就拉开了跟傅哲的距离。

两人谁都没说话,安静到只能听见链条摩擦的声音。

苏在景看着傅哲低气压的背影。

一时拿不准,傅哲到底记不记得自己跟他说过,她虽然有驾照,但五六年没碰过车的事情。

她现在连步行导航都需要转一圈,才能分清往那边走。

退化到只能坐在副驾,当个开车的陪聊,投喂机。

电梯一层一层的下降,眼看要到一楼。

苏在景不再纠结,问出了心中疑虑:“真的要我开吗?”

傅哲挑眉,与电梯门映出的苏在景对视,质疑道:“你驾照怎么考出来的?”

苏在景:“?”

这跟她驾照怎么考出来的,有什么关系?

从科一到科四自己都是满分通过的好不好!

傅哲转身,来了点精神:“还是说你想看我被拘留?”

“……”

傅哲自顾自地下着结论:“苏老师挺有良心啊。”

苏在景:“我没这意思。”

电梯门再次打开。

“驾驶证分被扣完了还开车,按照无证驾驶处罚,”傅哲走在前面,好心给她普法,“处二百以上二千以下的罚款,并拘留十五日以下。”

他声线本就低,眼下因为奔波导致疲倦,嗓音沙哑低沉到极致。

苏在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刚才的话。

她真的没想那么多。

只是单纯为了两人的安全着想。

自己有夜盲,还容易幻视,裸眼视力不到1.0。

平时工作的时候戴的都是隐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5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