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威吴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酷读小说网ku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丁真取消了前往特雷森的打算,而是先去前往希望锦标赛的比赛场,但是虽然丁真和珍珠那一百八十万没花多少,但是希望锦标赛的比赛门票丁真不知道怎么买耶...

珍珠背着钱和锐刻五的箱子,而丁真抽着锐刻五在比赛的外围左顾右看

“就那里好了”

丁真穿过一段草木树林后爬上一棵树,接着顺着树的枝干爬过围墙,而珍珠不一样,她是腿力超强的赛马娘,只是跳跃**住围墙边缘后翻过身躯进到会场

好在这个钱箱锁的紧紧的没有掉下,而丁真看见珍珠也上来后,拉着珍珠向观众席走去,但丁真和珍珠不坐椅子,坐地上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很快,先由出赛的赛马娘登场,随着橙色长发的马娘走出,女解说员开始说话

“下一位登场的是这位赛马娘,第六号的无声铃鹿!”

而另一位男解说员也继续发言道

“她就是本场支持率第一的赛马娘,似乎也是整场比赛的焦点,胜率很高,不知道这一次表现如何呢?”

说着,无声铃鹿抓起身后的外套向着身旁一抛,很快所有人都迎来剧烈的欢呼声

而珍珠拍打着丁真的身躯说道

“哥,支持率是什么意思啊?”

听到自己老妹的提问,丁真也摇摇头

“我也有点不清楚,但好像就是很牛逼的人支持率就高吧?”

“哦?那支持率第一岂不是说明赢定了?”

“不一定哟”

说着还有其他赛马娘也登场,第二位登场的赛马娘和无声铃鹿一样头发是橙色的,不过这位赛马娘是短发少女,女解说员继续说道

“下一位登场的是这位赛马娘,七号位的侍兼福来!”

同样的,每个赛马娘登场都是男女解说员各说一句,男解说员补充道

“这个赛马娘很少比赛呢,但听说她占卜后说今天能赢,也是这场比赛支持率第二的赛马娘呢”

同样的,无论哪一位赛马娘都要抛外套,福来也抛掉身后的外套,然后迎来欢呼,但欢呼完,她们还是要自己捡外套的

珍珠又问了一声

“哥,占卜是什么意思啊?”

“珍珠,我也不知道啊”

但闲聊后,又有一只较小的粉发马娘走上前来

“下一位登场的是这位赛马娘,八号位的春丽乌拉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